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這個“五·一”,我沒出遠門,在家陪兒子和妻子。中午時分,去一家酒樓參加單位一位同事為兒子舉辦的婚宴,千篇一律的菜餚讓人口舌生厭,匆匆用罷,就算是表達了一種禮儀,履行了一道程序。回家時,適逢路過新華書店,想起已很久沒有進去看看了,不知裡面是否又變了樣,遂走了進去。 看樣子,書香還是比不了酒肉魚香,偌大的店裡竟只有稀稀落落的幾個人,與剛剛赴過宴的酒樓形成強烈反差,光顧那裡的人起碼在三百人以上,觥籌交錯,場面浩大得很。但書店裡很靜,靜得好像能聽到每個人的呼吸。書店就是書店,橫七豎八,一屋子全是書的。我聞著書香,漫無目的地搜尋著,看有沒有對自己口味的書。 邊尋覓邊反思,於是就有了幾分自責。這些年,我來書店真是太少了,對這個裝滿知識的殿堂不知不覺有些疏遠起來。平日裡,好像整天都在東奔西跑、忙忙碌碌的,可靜下心來仔細一想,卻又不知忙乎了些什麼,似乎忙的都是些可忙可不忙的事。真要說忙,過去在學校教書和在機關從事文字工作時那才叫忙,但即便如此,那個時候我都沒有忘記經常性地抽點時間跑跑書店。看來,沒有時間親近書店,完全是借口,放鬆了學習倒是不容否定的事實。 今天,我置身書海,又聞到了久違的書香,感到格外地親切、踏實和愜意,甚至還伴有著幾分莫名其妙的激動。 在書架間久久徜徉…… 無意中,我看到了一個美麗的畫面:一位衣著入時的高挑少婦在看書!她是那樣地投入、嫻靜,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我嘗試著想看看她的模樣,可她的頭髮太茂盛了,正前方又有書架攔著,我看不到。但這並不重要,我被深深打動的,是她優雅的閱讀神情,在這個金錢至上、物慾橫流的社會,如此沉迷於書海的女子太難得了。 這樣的畫面,我在二十多年前也曾看到過。那時,我還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在資水河畔的一所高中讀書。回家需要逆水乘船,幾十公里的航程,一坐往往就是三、四個小時。儘管每次船上都鬧哄哄的,少不了有人天南海北地高談闊論,但我總覺得與我無關,船行駛得太慢、太慢了。一次中途回家,坐在我身旁的也是一位少婦。她懷抱一個孩子,孩子還小,三兩歲吧,手裡拿著一本厚厚的書,白封皮的。她靜靜地讀著,一會兒摟緊一下身體有些下滑的小孩,一會兒翻一下書頁,讀得特別地專注。小孩子也出奇地聽話,只睡覺,絲毫也沒見鬧騰。這給正在求學的我留下了極其深刻的印象。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覺得讀書的女人最美麗,最有質感。如今,她的容顏早已經淡去,但她讀書的風姿卻已定格在我的心靈深處,令人無法忘懷。逆水行舟的過程是漫長的,但那一回因一個用心閱讀的女子在身旁,我卻感到過得實在太快,真的,我想,我要是有她那種聚精會神學習的狀態就好了!這就是一位讀書的陌生女子在短短幾個小時內對我產生的特殊影響,它太深刻了。 作為三口之家,有時我們也同時看書讀報,妻子讀,兒子也讀。此時,家裡面靜悄悄的,妻子沒有了嘮叨,兒子也沒有了喧鬧,唯有書頁發出的脆響此起彼伏。偶爾聽到兒子因不明之處向我們發問,但問過之後,很快又沉靜下來,他沉醉在他感興趣的故事裡。我覺得,這個時候我們的家最溫馨,跳皮兒子最可愛,妻子也顯示出她特有的魅力。 寫到這裡,我忽然又想起了過去一位同事的座佑銘:“愛學習的女人最美麗,快樂是最最好的化妝品。”是啊,腹有讀書氣自華,沉浸在書中的女人是美麗的,也是快樂的。書本發出的芳香,並不遜色於塗抹在她們臉上的脂粉,那是一種滋養生命的恆久清香,並不因歲月的蒼老而黯然失色,恰恰相反,它會像陳年老酒一樣,歷久彌香。

| 4 April, 2013 | 一般 | (2 Reads)
載著我的身體和鋪蓋卷的黑色小車,沿疊巒的山脊嶺左彎右拐的爬行者。顧不上和我聊天的王鄉長,雙手握著方向盤,專注著前方,手腳嫻熟地配合著。擋住視線的急拐彎,連襟著一眼望不到的深溝,裹挾著沙塵暴連綿逶迤遠去,稍一疏忽就會車毀人亡。六盤山脈高聳的黃土山巒,脆弱得經不起地球滄桑的水土流失而形成的乾燥苦窖的特有環境,造就了像王鄉長一樣堅強的領導幹部。神經繃緊的我,默默地體會著眼前的一切,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濃濃的對王鄉長的敬佩之情和信任之感。 就這樣,我到了我的又一個新上任的偏僻艱苦的王民鄉政府,已是深夜時分。早已生了爐火打掃乾淨的給我準備好的辦公室裡,王鄉長幫我鋪好床走後,我就上床和衣睡覺了。半夜寒冷狂風夢魘驚醒,果然是門外狂風怒吼,屋裡寒氣逼人。起床來給爐子填滿炭,又躺床上呼呼睡著了,而且睡得很香。像我們這樣工作了好多單位,經歷了許多的人,唯一練就了適應環境的超常能力,和一顆平常的心態,到那就好像到家了一樣,到那都是很快熟知的鄉村幹部和村民。 第二天早起的我,但見靠門處已是一層細塵土。掏乾淨爐灰,拿起笤帚,掃乾淨屋裡,用毛巾抹乾淨辦公桌,疊整齊被褥,穿整齊衣服。乾淨的房間衛生,整潔的衣服,樂觀向上的精神,是多年形成的。這一切完成後推門出去,迎面而來的是閉呼吸的大風和塵土。走出鄉政府門去,站一埂子上,鄉政府周圍的一切映入眼簾。 前面是大山,左面是大山,右面是大山,後面還是大山。四條大溝怒吼著撕扯著綿延的大山遠去,但還是逃不脫大山懷抱的束縛,折回來更顯示出狂放施虐的特性,形成了特有的彙集點。儘管四條大溝在這彙集點處,借助著雨水和疏鬆的黃土,毫不吝嗇的吞食著僅有的狹窄的平地,膨脹著大溝的深度和寬度,但還是不忘把留下的一塊平地,撕裂得坑坑窪窪。 就在這坑坑窪窪的一塊相對平一點的斜坡上,就是王明鄉政府大院了。破舊的房子使鄉政府不再顯眼,只是不遠處的王明中學三層教學樓,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更顯示著教育的重要性。一條柏油馬路過鄉政府門前,頭朝下又過中學門前,便一低頭過大橋,來不及打招呼,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橫空擋在眼前的大山,叫風雨的滄桑,深刻下了無數條的不規則的條溝,從山頂成喇叭狀跌下深溝,但大山更顯示著寬容博大的胸懷,和千年不衰的靈魂。半山腰被推土機修開的一條黃土路,預示著這裡的人們的一種特有的與自然抗爭的精神。 轉過身仰看陰窪遠處山坡上,有幾戶人家,與山下零散的農戶相比,更顯得孤單無助。偶爾傳來雞鳴狗吠聲,打破了荒涼裡的寂寞。路過身邊用架子車拉水的老農,笑問怎麼還拉水吃?老農笑呵呵答曰在很遠的地方吃水,別看我們吃水困難,但這水質特別好呢。看著老農慢慢上山坡吃力的背影,被大風捲起的土霧淹沒,心中更是心酸悲涼,隨後是咬緊嘴唇所迸發出的一種緊迫責任感。 更好的風景算是鄉政府東面山嘴上的一片榆樹林,雖然裸露著身軀,但仍挺立著笑迎著風土的摧殘,和春天裡遺留下的冬天的尾聲裡的殘酷。這樣的山巒,這樣的深溝,這樣的半山上的土路,這樣的遠處上坡上的人家,這樣的山嘴的榆樹林,在黃風土霧的天氣裡,找不見太陽的鋒芒。我們可以用肉眼,隨便地在天上任何一個地方去直視她,在乾枯的枝條裡找尋她,但找不到太陽的溫暖和熱情,這就是荒涼裡的環境。 當然在鄉鎮府幹部這個群體裡,到處是像夏天裡太陽一樣的笑臉,太陽一樣的工作熱情。沒有水,沒有地方去洗澡,幾天不洗臉,清談的飯菜,饑一頓飽一頓,來自於四面八方,從沒有怨言,只是默默工作和生活。最欽佩的人是一位來自於教主家庭的女副書記,放棄了城市的優越條件,隻身來到窮山僻壤裡,更能吃苦,更能工作,默默地改變著這裡的面貌,至今仍是單身。她的那身紅毛呢子上衣連同她的靈魂,永遠是荒涼裡的一道靚麗精神風景線。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清晨,帶著昨夜夢裡的疼痛,慢慢睜開惺忪的眼睛。一束淡白的光線透過乳色的窗紗落在窗前,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音,碎玉般清脆。遏制不住內心的喜悅和衝動,披衣,起身,推窗,遠近交錯的高樓倔強地聳立著,最高處直指雲端;眼前,草地蔥綠沉鬱而繁茂葳蕤。萬物沐浴著朝陽,看起來整個世界綻開得有如一朵十分耀眼的花。 陽光朗照著這個清澈的早晨。時令接近深秋,陽台上本來燦爛的花容早已經憔悴,只留待菊花如何在霜降時展現她的風姿。我的窗外是一片水杉與樟木雜糅的樹林,早起的各色鳥兒飛來飛去,發出活潑歡快的叫聲,無疑這裡成了它們的天堂。城市裡能夠聽到鳥聲很是稀罕,記得我的詩友遠人曾寫過一篇《城市裡的鳥鳴》,開篇就提到自己身居鬧市,不喜歡高樓、霓虹和公路,除了必要的應酬,下班後喜歡窩在家裡,“因為家中總是安靜的,不會有什麼不喜歡的事物來打擾”。然而,鳥的聲音對於遠人來說又是那樣親切、幽美:“我忽然感到我聽見的其實不是鳥鳴,而是大自然在對我發出它的聲音。它既不是召喚,也不是傾訴,它只是發出它的聲音。”也許無論是誰,聽到這樣純淨的聲音,心都會漸漸地歸於安靜。 心若安靜,便是讀書的最好時候。一本考琳。麥卡洛的《荊棘鳥》安然地擺在桌上。我翻開透著墨香味的書頁,彷彿看到窗外的鳥兒落在我的面前,難道它就是傳說中的那隻鳥嗎?我不由得吟誦起那首令人為之一顫的詩歌來: 它把 自己的身體 扎進 最長、最尖的 棘刺上 在那 荒蠻的枝條之間 放開了歌喉 無疑,考琳。麥卡洛的這隻鳥兒雖然一生只唱一次,而這歌聲比世上所有一切生靈的歌聲都更加優美動聽,震撼著人類的靈魂。只是——頗有種犧牲和無畏的悲壯,帶上了濃郁的理想主義和浪漫主義色彩。 喟歎之餘,情不能已,好不容易才回歸屬於自己的安靜,目光漸漸從書頁轉至窗外蔥鬱的樹林。我目前居住的這個大院,若干年來都十分注重綠化,每一片區域都有參天大樹,蔥翠欲滴的綠色往往在你不經意間破窗而入,讓你擋都擋不住。早些年曾經因為某種需要,到外地工作和生活了一段時間,成日價在層層疊疊的灰色高樓中匆匆穿行,綠色從視線中悄然隱退,更難聽到婉轉的鳥聲。於是回憶起趴在窗口看雨,看雲,看樹,看鳥的日子,疑心是自己鬼迷心竅,一不留神竟然把自己的天堂扔掉了——鳥兒需要天堂,人類同樣需要,於是,迫不及待地做好打道回府的準備。還好,儘管頗費周折,到底遂了心願,回到自己現在的住地,從此於自然、於心靈又接近了許多。 光陰如白駒過隙。法國詩人布瓦洛有一句詩很精妙:“時間流逝於一切離我遠去之際。”著名的阿根廷文豪博爾赫斯也有一句同樣美妙的話:“所有的人都睡著了,只有時間之河在悄悄地流著,流過田野,流過屋頂,流過空間和所有星辰。”掐指一算,又是好些年過去。當年的新居頗有老屋的感覺,我一直嫌書房不夠大,希望哪天擁有一座“廣廈”,狠狠心終於買下一座複式樓,且悉心為我的新書房構想一個雅致的名字。如今,這舊院裡的人早就遷居那邊,留下的恐怕只有三成了。很多人問:“怎麼還不搬過去呢?”我常常無以應,似乎找不出更多的理由,內心在新舊之間不斷糾結。自以為一向是個念舊的人,住久了的地方,就像是一個相交多年老朋友,甚至是自己的親人,說走就走嗎?感情上總有幾多不捨,於是一拖再拖,到現在還顧不上去裝修。不急,真的不急。誰人能知我終究是捨不得這裡的陽光、樹林和鳥聲呢? 我想,如果一件事情找不到理由地存在,也許存在的本身就是最充分的理由了。此時,你把茗臨風,倚窗遠眺,但見輕煙一縷,仿在天際,近前綠樹,藹然可親。又聞枝頭鳥兒啼三、兩聲,免不了讓人有物我皆忘之慨了。 文章來源:張靚穎的BLOG |小羽星空 | 遠遊無處不銷魂 |仁者醫術 | Writer's Edge |齊拉婚禮花藝設計 | 守望°福州人的部落格o |綠茶好心情的BLOG | 輕吻那縷勿虛勿實的光芒 |談歌的BLOG |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整日忙碌,終於清明節放假了,回一趟老家,一是給父親掃墓,二是看望耄耋之年的母親。母親知道我們回去,將頭髮梳理得光光的,與平日相比精神了很多。 大家坐在一起拉家常,說到今年的清明節恰逢農曆三月三,社會上都傳言吃桃罐頭。母親虔誠地說:“這不,早晨起來,我就將幾天前買好的桃罐頭供上了,供過的罐頭才靈呢,專為今天送給你們大家的,每人一瓶,保佑我的每個孩子都平平安安。”供著呢?我這才注意到外間屋子的一扇窗戶下,小圓桌上放著幾瓶罐頭和一個焚過香的香爐,上面懸掛著一方紅布……一向不屑於迷信說法的我面對母親的虔誠,只有默然無語。 下午準備返回的時候,母親用顫微微的手遞過來一瓶罐頭,“拿回去,晚上星星出全的時候你們吃了。”坐在車上,手捧這瓶桃罐頭,我一路無語,思緒早已回到那段陰霾滿天的歲月—— 母親五十八歲的時候,父親突然病逝,留下二哥、三姐都沒有成家,最小的我還在上學,沉重的生活壓力幾乎讓母親透不過氣來,但母親依舊用柔弱的肩膀扛起了這個家。她帶我們起早貪晚辛勤勞作,省吃儉用艱難度日,張羅著為二哥娶媳婦,為三姐辦嫁妝,為我籌學費……看到母親的身體日漸消瘦,經常因低血糖而頭暈,親戚們偶爾給母親買幾袋奶粉和幾瓶罐頭,叫母親補補身體。可每次親戚們走後,母親都悄悄地送到村裡商店,換回食鹽、火柴等生活用品……為了這個家,為了她的孩子,母親她寧可虧欠著自己!這就是母愛,天下最無私最博大的愛。如今,兒女們都已成家立業,母親也已白髮飄零,但母親依舊念著兒女、疼著兒女、愛著兒女,為人父母的女兒們依舊走不出母親牽掛的心靈廣場。兒女們也愛母親,可與母親愛兒女不一樣,兒女的愛是溪流,母親的愛則是海洋! 今夜,當繁星滿天的時候,我和愛人,必須吃掉這瓶罐頭,我們不是品嚐罐頭的滋味,而是感受母愛的味道,同時也記下溪流對海洋的羞赧汗顏…… 文章來源:謝有順的部落格 |容忍比自由重要·孟德死鳩 | 美妞兒的BLOG |黎勇的部落格 | 張娜的部落格 |飛翔︾健康伊甸園 | 李宇春的BLOG |【=SHINE-R的窩窩】 | 馬瑞芳的BLOG |健康博覽的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氣爽的秋季,在街上看到了一種水果,東北俗稱「姑娘兒」。   水果有兩種,一種紅色,稍大,叫「紅姑娘兒」;一種黃色,稍小,叫「洋姑娘兒」,「娘」(niang三聲)。「洋姑娘兒」有一層狀如麻紗,薄如蟬翼的外皮,讓人覺得非常可愛。剝開外層,裡面就是光滑細膩,色澤田黃的果子。「紅姑娘兒」有一層如時裝般褶皺的外皮,火一樣的紅,裡面成熟的果實也如外皮一樣,紅得剔透圓潤,就如同一串串火紅的小燈籠,漂亮極了。   「姑娘兒」的外面包裹著的纖維質時裝,植物學稱其為囊狀花萼。可入藥,主治哮喘。   記得小的時候就常常吃。   「紅姑娘兒」秋天成熟了以後,皮是大紅色的,像六角的小燈籠,裡面是一顆紅紅的果子。沒熟的時味苦,熟了後就很酸。北方的小孩喜歡把它摘下來,穿成串,掛在房簷兒下,一兩個月後就會變得又酸又甜,清爽可口,貧困年代東北農村孩子們可把它當做很棒的零食。同時它也是全草入藥,有清熱毒功效,尤其對扁桃體發炎療效甚佳。   還有一種,也是我最喜歡的了,就是「黃姑娘兒」。這也是東北農村幾乎家家必種的。它既是孩子們的零食又是玩具。記得小時候與小夥伴們把洋姑娘裡面的果肉和籽從蒂處小孔裡一點一點挖弄出來後,保持外皮不破,然後放到嘴裡,通過吸入空氣再擠壓就能發咕嘰咕嘰的響聲,很是好玩。「咬姑娘兒」的遊戲,似乎比「吃姑娘兒」的魅力還大。而且這個遊戲是女孩子們的專利。可惜小時候很笨,一大堆的姑娘個個挖破也做不成一個玩具,好不容易弄成一個,才發現能弄響,也是有技術的,很是羨慕小夥伴們的心靈手巧。   現在的孩子當然不會再玩這個,口香糖、跳跳糖等玩具數不勝數,那會有心思耐性去製作姑娘玩具玩兒?   其實,「姑娘」俗稱咕鳥。學名為金燈果。又稱洋姑娘,酸漿、掛金燈、戈力、燈籠草、洛神珠等,屬於茄果類。原產於原始森林之中,是一種漿果,成熟後富含營養,滋味鮮美,主要產地在晝夜溫差大的東北長白山區,接出的香姑娘果實爽口,所以目前在東北地區種植較廣泛。金燈果外表被一層薄薄的枯葉包住。枯葉縫隙裡可以看見金黃的果實,口感像牛奶,也有點像草莓,甜甜的,淡淡的。現代藥理研究發現:其品果實含微量生物鹼、枸櫞酸、草酸、維生素C……具有降壓、強心作用,能抑制金葡萄球菌和綠膿桿菌,還可以預防和治療糖尿病、扁桃體炎、慢性支氣管炎等多種病症,還對再生障礙性貧血具有一定療效。   夠神奇的水果吧?既能回味起小時候的味道,又能享用到豐足的營養。   美味的「姑娘兒」!可愛的「姑娘兒」!神奇的「姑娘兒」!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現在,很多家庭都比較注意居室的開窗通風,客廳、臥室,甚至廚房都考慮到了,而狹小的衛生間就成了死角。大多數人家的衛生間只有幾平方米大小,而且浴室與廁所合用。不少居民還將它變成了儲藏室,洗衣機、雜物等都堆放其中,使本來就狹小的衛生間變得更加擁擠。   衛生間的環境問題主要有兩方面:一是通風。高層建築的衛生間排氣道一般都比較狹窄,自然通風的效果差。一旦遇到無風、逆溫天氣,衛生間裡的異味很難排到室外,甚至擴散到室內,污染室內空氣環境。   二是防潮。很少有衛生間設計在朝南的陽面位置,而且多數沒有窗戶,采光不好,加上不能充分與外界空氣進行交換,極易使細菌、真菌滋生和繁殖。真菌是吸入性為主的變應原,能引起呼吸道過敏。輕者會鼻咽發癢、打噴嚏;重者會出現呼吸困難、哮喘不止等症狀;個別人還會因此導致蕁麻疹以及流淚、眼周圍紅腫等眼部過敏症狀。在室內環境污染與人體健康調查中,有許多居民出現上述症狀,卻不知是由於衛生間太潮所致。   針對這種情況,居民們在日常生活中應該注意以下幾點:首先,濕墩布等易產生黴菌的物品,放入衛生間前,先拿到陽台晾乾。   其次,要隨時保持衛生間內下水道的暢通,洗澡後,及時清理人的毛髮及其他易堵塞下水道的雜物,以防時間久了發酵。   再者,要經常打開衛生間的門窗通風換氣;還可適當噴灑芳香劑或除臭劑;在平房或低層樓房的衛生間內,安裝個稍大一點的排氣扇,最好裝在窗戶的上方位置,排氣效果較好。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為了預防兒童受傷,家長在日常生活中應注意提醒孩子做到以下幾點:   1、 口中含著東西不要奔跑。有的兒童喜歡將鉛筆、筷子、湯匙以及吃完冰棍後的木棍子含在口中,與其他兒童奔跑、玩耍,這是極其危險的。稍不注意,這些東西會刺入喉嚨及其它部位。   2、 不要在黑暗或視線不明的地方奔跑。尤其是在斜坡、轉角多的地方易發生撞傷、跌傷。面部撞傷時,易造成鼻骨骨折。   3、 不要爬到高處或其它有危險的地方。家長要教育孩子不要從樓房的窗戶或陽台欄杆處往下看,而探出身子更是危險的。   4、 在容易滑倒的地方不要奔跑。有積水或凹凸不平的地方,很容易滑倒,所以要千萬小心。   5、 不要在樓梯道奔跑。目前居民大多住的是樓房,因此,在樓梯摔倒造成頭面部損傷的病例逐年增多。這就要求家長教育好孩子上下樓梯台階時要注意,晚上行走更要注意,千萬不能在樓梯台階上奔跑。   頭部和面部是人體非常重要的部位。兒童正處在身體的生長發育階段,腦組織和顱骨還未發育成熟,各種外來的打擊易造成腦部損傷。輕者,皮破或瘀血;重者則導致顱骨破裂、腦組織受損而危及生命。臉部有眼、耳、鼻、口等感覺器官,任何一個器官受損,都將對兒童造成不可彌補的損失,也將深深地影響著兒童身心的健康。因此,家長和老師一定要教育好孩子注意安全,以防事故的發生。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2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